欢迎来到 舟山市古星数控设备维修站
全国咨询热线:0771-986255
山东男子寻亲20年找到家人,原来亲生父亲早已在他的微信好友里
  来源:舟山市古星数控设备维修站  更新时间:2024-06-15 21:01:18

原标题:山东男子寻亲20年找到家人,山东生父原来亲生父亲早已在他的男寻微信好友里

山东男子寻亲20年找到家人,原来亲生父亲早已在他的亲年亲早微信好友里

今年35岁的山东男子小凯(化名),幼年时就记得自己生活过不止一个家庭,家人寻找亲人的原亲已想法在他心底生根发芽,15岁时便离家踏上寻亲之路。微信

多年来,好友小凯在寻亲路上碰了很多壁,山东生父也收获了温暖。男寻他在和一位寻找儿子的亲年亲早女子进行DNA比对失败后,双方依旧互相支持鼓励,家人以母子相称。原亲已小凯还当志愿者帮助其他寻亲人,微信最终在众人齐心协力之下,好友近日找到了他山西河曲县的山东生父亲生父亲。

原来,小凯早已在几个月前就和父亲加上了微信,父亲也曾在他的直播间观看,两人还曾互相鼓励,却阴差阳错地错过了。好在不负有心人,小凯圆了自己的回家梦。3月31日,小凯将和父亲、弟弟、妹妹团圆。

小凯和父亲最初的聊天记录(受访者供图)

山东男子凭借模糊记忆寻家20年

3月14日,是35岁的小凯人生中最激动的一天,以至于在极度兴奋过后,他病倒了。

兴奋是因为他寻亲二十年终于有了结果,他找到了自己山西忻州市河曲县的家人。

小凯小时候生活在山东济宁,但他脑海中一直有模糊的记忆,自己2岁、5岁时分别生活在不同的家庭。尽管记忆模糊,但这份印象一直深刻印在他的心里,他也一直知道他并不是如今家庭的亲生孩子。

小凯说,除了记忆外,少年时在养父家中,也始终找不到归属感。养父和他相差四十多岁,小时候开家长会,小伙伴的家长都得管他养父叫叔叔。而他在和小伙伴闹矛盾时,也会有小伙伴脱口而出“你是野孩子”。

小时候的一幕幕,格外刺痛他的心。“我小时候很想融入家庭,但就是融不进去。”小凯说,养父家里还有两位姐姐,她们文化水平较高,不赞同父亲收养孩子的做法,但木已成舟也无法反对,姐弟之间一直维持一种客气,“虽然她们也没有对我不好,但就是没有家人间的亲昵感。”

想着即使留在家里也感受不到温暖,小凯在15岁时辍学打工,并发誓一定要找到自己的根。但他除了知道自己并非亲生的外,其余信息一概不知,儿时的模糊记忆,也对寻找家人没有任何帮助。

展开全文

小凯说,当时他也不会任何技术,只能到工地上打小工,为技术工们打打下手。此后,他又从事了推销员、洗碗工等很多份工作,由于年纪小,大多是没有太高技术含量的。他走了很多地方,每到一处,就四处打听有没有人家丢过孩子。

这样大海捞针式的寻找,自然是毫无结果。小凯内心也明白,他除了自己幼年时的照片外,没有任何的信息,寻亲更多的是给自己内心慰藉。但他内心一直坚定地相信,自己一定会找到家人。

在工地打工时,每到过年时节,工友们就会兴高采烈准备踏上回家的旅途,而小凯却不知道去哪里。为不让好心工友为他担忧,他便买张车票一同前往火车站,其他工友会一直抵达车票的终点,而他坐一站路就下车,然后买票返回工地,独自过年。

经过多年打拼,小凯如今有了自己的生意,在内蒙古呼和浩特经营建材,也有了妻儿,但他一直没放弃寻家。

和寻亲人相互支持以母子相称

寻亲路上,小凯有很多心酸,也得到了很多陌生人的关爱和支持。

小凯回忆,2023年,他结识了山西一位寻子母亲张女士。他发现自己小时候的照片和张女士儿子岩岩的照片很相似,“我们都觉得像,但我不敢贸然相认,也不敢去做DNA比对,担心我不是岩岩。”于是他总拿着张女士儿子的照片,询问身边的人他们像不像,“我天天问,朋友都我被问烦了,我一拿出来他就会说像、像、像。”

小凯(受访者供图)

最终,张女士和小凯采集血样,邮寄至四川绵阳市公安局胡祥雨寻亲工作室,请求帮忙鉴定,结果是比对失败。

张女士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她和小凯联系上时格外投缘,几乎天天互通电话,“我对他说,我最希望你是岩岩。”在进行DNA比对前,她也一再叮嘱小凯,不论结果如何,两人的感情都不会改变,如果不是,他们也一定要努力继续寻找下去。

虽然DNA比对失败,但两人仍亲如母子,小凯喊张女士为“老妈”。在张女士的鼓励下,小凯在网络上发布寻亲视频,希望亲人能看到。

2023年,小凯在警方和祖源分析技术的帮助下,确认他可能是来自山西省忻州市河曲县,并梳理出了一个二十多人的名单。2023年年底至2024年年初,小凯前往河曲县挨个联系,并进行了DNA比对,希望这份疑似名单中有自己的亲人。但除名单最后一人的DNA比对结果不知为何迟迟未出外,其他人全部比对失败。小凯再次陷入失去寻找方向的迷茫中。

春节过后,有其他寻亲者要前往河曲县寻找亲人,小凯也被邀请作为志愿者前往帮忙。他到河曲后一直帮忙到临近正月十五,因为自己的生意也需要开工,便准备返回呼和浩特。

在小凯临走时,一位在河曲一直帮助她的女士提醒他,DNA比对名单的最后一位一直没有出结果,希望他再看看,不放弃一丝希望。

“当时我是没抱希望的,前面的都不对,这个希望也不大。”小凯说,DNA比对没出可能是采样不对,或是赶上春节时间延后了,而且临近开工,他无法继续在河曲停留。但那位女士表示,她可以帮助重新采样。于是,小凯的这份期待就委托给了她,而他自己则先行回到了呼和浩特。

找到父亲后发现早已是微信好友

3月14日,小凯格外忙碌都没空看手机信息,直到忙完才发现,有志愿者告诉他,最后一位的DNA比对成功了。

“当时我都还不信,去我自己购买的比对软件上查看,发现真的是比对成功了。”小凯说,他又给帮忙比对的警官打去了电话,得到肯定答复,一瞬间万般思绪涌上心头,激动地在店内跑了好几圈。

“可能是太激动了,也可能是心里上的担子一下放松了,兴奋过后就直接病倒了。”小凯说, 当时是初步比对结果符合,为防万一,警方又重新进行了第二次复核,3月17日正式出具了复核结果,证明他和此前疑似名单上的最后一人具有父子亲缘关系。而小凯回过神来才发现,原来他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和父亲加上了微信,正是他之前和对方沟通采血时添加的。聊天记录中,父亲对小凯提出的采血建议没有丝毫质疑,完全配合,并表示“我也想我儿子。”

张慧儿子的寻人启事(受访者供图)

他们之间的缘分还不止于此。父亲早在数月前就曾在小凯的直播间观看过,但因为两人面容不像,所以也没多想,“爸爸当时还念叨,说他有个儿子和我年纪差不多,我还鼓励他来着。”小凯说,没想到亲人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。他也向“老妈”张女士报了喜。

小凯了解到,他原本姓苗,1988年底出生时,因为家贫而被送养,后来转手到了山东济宁这户人家,与原生家庭失散。他家里还有一位大哥,在22岁时因和父亲拌嘴负气出走,至今杳无音讯。此外,他还有一对龙凤胎的弟弟妹妹,但母亲早已离世。

小凯的亲弟弟苗先生告诉记者,在他幼年时母亲因意外去世,父亲一人拉扯他们姊妹三人长大,平日沉默寡言,没有再婚,也从未向他提起过原来还有一位二哥。还是DNA比对成功后,父亲才说出了此事。在得知二哥找到后,苗先生和妹妹就时常和二哥联系,聊聊家常。

“虽然我们三十多年没见过,但都没什么距离感,尤其是妹妹,没事就一个电话打过来问二哥在忙啥呢。”小凯笑着说道,这种亲密无间的感觉令他非常舒适。而相比于弟弟妹妹,父亲要显得腼腆不少,“他要给我打电话,就一定要找个理由,说哎呀昨天晚上我没接到你的电话,其实晚上我没打,不过也愿意配合他。”

3月26日,小凯抵达河曲县,和弟弟见面。31日,是一家人计划的正式团圆的日子。

小凯说,父亲尽管不善言辞,但多次向他表达了愧疚之情,“他说早知道我吃了这么苦,当初就是要饭也不会把我送走。”

苗先生也表示,很心疼二哥,他们希望在团圆后,一同前往祭拜母亲。

来源:极目新闻


Copyright © 2024 Powered by 舟山市古星数控设备维修站  sitemap